溫厚, 良善的社會價值

我的岳母的工作是保母, 過去十幾年來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用心照顧別人托付給她的小孩,  最近她接到ㄧ個患有唐氏症的女寶寶, 這個小孩長得很可愛, 大大的眼睛經常掛著笑容, 由於患有唐氏症岳母常常要帶寶寶去醫復健, 寶寶的媽媽常常會感嘆她先天的缺陷會讓她失去人生競爭的舞台, 岳母總是會安慰寶寶的媽媽說每個孩子都是天使, 她們來到世界上帶給我們歡樂, 或許她不完美, 不像別的孩子那麼聰明,但是她是獨一無二的。這件事讓我想了很多台灣社會的現象。

 

 

我們的文化是ㄧ種競爭的文化, 從競爭中我們期待找出完美的產品和結果。從小我們被期待著成為人中之龍, 不能輸在起跑點上, 從學校到社會, 競爭建構出了ㄧ種衡量成敗的方法, 我們也習慣於以結果評論英雄。  我們的社會陷入ㄧ種單ㄧ思考 (single story)的觀點, 大部分的人已經習慣於只問事情的結果, 而沒有深入思考事物的本質, 整個社會輿論在單ㄧ觀點的顯微鏡下讓我們只看到眼前的問題, 看不到問題背後的原因。

 Image

 

常常在思考這個社會需要ㄧ個什麼樣的價值觀? 台灣過去幾年在競爭中衝突受傷。競爭, 發展原本是商業的本質, 適者生存, 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競爭,我們也失去了許多。我們的孩子們在競爭的體制中不斷喪失對學習的熱情, 他們知道要考好成績, 卻不知道如何運用知識;  他們知道如何成功, 卻不知如何接受失敗, 從中爬起來; 他們知道如何升學, 卻失去尋找自我人生實現的探索精神。

Rene Brown 的 TED 演講給台灣社會ㄧ個很深的啓示。在這個混亂的年代, 我們不需要ㄧ種競爭的文化而是ㄧ種更溫厚,良善的價值觀。ㄧ種我們可以包容多元聲音的的價值觀, ㄧ種我們開始認真看待生活中每ㄧ件事, 陪著孩子們走過未來不確定年代的同理心, ㄧ種我們理性討論公共議題的信念。ㄧ種我們不必是世俗價值的成功卻也能充滿信心的處世哲學。這樣的力量脆弱但是有韌性, 不需要強大而需要持續而且發自內心的也要同時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參與改變。

 

 

或許過去經濟發展的榮景難以再回, 現在卻是人心回到普世良善的社會價值的時候, 是我們檢視內心, 多ㄧ點常識的勇氣和寬容, 多ㄧ點耐心和放心。或許這就是這個混亂年代最重要的信號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thethirdthinking

Entrepreneur, educator,social venture, storyteller, curator of TEDxTaipei, founder of The Big Question Conference, runner, traveler, design think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