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4

建築是ㄧ種語言

面對猶太民族的歷史傷痕,建築師要尋找的不只是在建築設計的意象,更需要一種語言的處理。這樣一種語言必須能夠訴說故事,記住過去的時光,卻不停留在過去。 上個禮拜柏林參加TED沙龍,由柏林市政府和當地的企業邀請、TED 團隊製作。主題為"Bits of Knowledge"。一共有12位講者,包括:統計學家、巨量資料專家、微型貸款創業家、攝影師、音樂人、研究東德秘密警察(Stasi)的學者等。每個人用18分鐘分享一個改變世界的想法。這次的活動在柏林市中心具有歷史意義的歌劇院舉行,一共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超過30個國家、1,500人的參與,也為這個城市帶來觀光行銷的附加價值。   趁著此活動,我造訪了位於柏林的猶太歷史博物館。這個博物館由波蘭籍建築師丹尼爾.李賓斯坦(Daniel Libeskind)所設計。李賓斯坦是一個說故事的大師,他在2009年TED演講「建築的十七種語彙」正演繹了這樣的精神。這十七種語彙分別是:政治、民主、冒險、不經意的、原生、極端、回憶、複雜、情感、溝通、無法解釋的、手作、真實、空間、尖銳、敘述、樂觀。     要處理猶太歷史博物館這樣的建築並不容易,李賓斯坦面對的是一個歷史敘述的問題,必須找到一個支點藉以平衡。他選了軸(axis)、空(void)這兩個語彙當作支點,空代表整個世代的失落與迫害,軸代表著交錯。整個建築用斷裂的線條連結而成,如果從高空俯視像是兩三道閃電的連結。 軸ㄧ共有三個交錯點:  猶太民族在德國, 從德國逃亡, 大屠殺。每個軸線延伸歷史命運的轉折,  其中ㄧ條延伸到建築物外的ㄧ放逐花園 (garden of exile), 由四十九根柱子排列而成, 柱子上面種滿了橄欖, 象徵救贖。   另ㄧ條軸線是空。空的意象亦是一種語彙,長廊的盡頭是一個密閉房間,高聳的圍牆夾縫透出一點光線,寂靜有時佔據你的心,令人窒息。外觀是用灰色系鐵皮建構而成,牆是封死的,穿插著不規則線條的開窗讓陽光滲入,由內望外只能透過這些開窗。猶太民族被迫面對的不連續(discontinuity)在李賓斯坦的語彙中是無盡(no end),在三層向上延伸的樓梯盡頭是一面死牆,沒有出口。回憶是不堪的,即使想要忘記,它像夜半的鐘聲一樣不斷縈繞在旁,在這個語彙上李賓斯坦設計一個房間,地上放置數千個用鐵鑄造成的臉,這些臉充滿了各種表情,踩在上面發出隆隆聲響像是歷史的哀嚎,也是揮之不去的夢靨。 我離開博物館,強烈地被李賓斯坦的語彙吸進去,如同黑洞。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社會, design, TED,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從特斯拉 (Tesla) 開放專利談顛覆式創新

特斯拉(Tesla) 的 CEO 伊隆. 馬思克 (Elon Musk) 在六月初宣佈了 特斯拉將開放 (open source)所有專利, 讓所有對電動車科技有興趣的人可以無償使用專利, 但書是要在良善好意(in good will) 使用而不是惡意使用, 這些科技包括電池,充電器或是太陽能板。此舉ㄧ出在科技界造成震撼, 專利 (patent) 在科技業是最重要的資產之一, 許多公司花在專利訴訟上的費用更是天價。 特斯拉的粉絲當然叫好叫座, 股東們和投資者可就沒那麼ㄧ致了, 宣佈開放專利的當天股價稍稍下跌。馬思克說 : 「 特斯拉的領導地位不是靠累積專利而來是能夠吸引並啓發世界上最棒的工程師。」而到底為什麼特斯拉這樣做呢? 馬思克背後想的是什麼呢? http://tedconfblog.files.wordpress.com/2013/04/elon-musk-time-100.jpg%3Fw%3D900 汽車產業開放專利不是第ㄧ次, 早在1959年福斯汽車就開放了安全帶的科技, 在 1970年 通用汽車 (GM) 開放了觸煤轉換器的創新科技。但是這次馬思克面對的不ㄧ兩個競爭對手而是整個產業。特斯拉自從馬思克接管以來不但股價飆漲,銷售量大增並且贏得許多設計大獎, 但是市佔率還是小眾。馬思克面對的是整個產業的不願意改變和供應鏈技術成熟度的問題, 電動車除了關鍵技術如充電器, 電池等,更重要的是充電站的設置和整個交通基礎建設的配套以及法令政策的支持, 二十世紀快速工業發展,各國大興公路造成汽車產業蓬勃發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社會, design, education, innovation, TED, Uncategorized, 思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Code to Learn!

    web2.0的先驅者同時也是開源軟體(open source software)社群的前輩Tim O’Reilly曾在一場演講說過:「寫作的技巧在於創造一個別人能夠相互對應的思考關係。」(The skill of writing is to create a context in which other people can think)這句話讓我思考良多:我們如何學習?我們在學什麼?學習和教育有什麼不同?科技工具會如何影響未來資訊的傳播?我們的學校和社會是否有創造一個「人與人之間相互對應的思考關係」?   我的背景是語言學和新聞傳播學,這兩種學科一門是工具(tool),另一門是渠道(channel),相加起來可以開鑿出新的傳播平台,而能讓這樣子的創新平台發生的重要關鍵就是程式語言(programming language)。過去只有主修資訊工程的人才學的程式語言正在顛覆(disrupt)教育。在美國由臉書創辦人馬克祖伯格、比爾蓋茲等矽谷創業家發起的code.org透過線上免費課程的方式教導小朋友寫程式,其他如codeacademy等網站也把寫程式遊戲化(gamification)讓小朋友更容易上手。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愛沙尼亞已經把程式語言列為小學一年級的必修課程,如今新加坡也即將跟進。但程式語言和學習的對應關係是什麼呢?MIT的教授Mitch Resnick在一場TED演講中提到:「當孩子們開始學習寫程式,他們不只在學程式語言,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學習如何學習(learn how to learn),而這將會為他們以後開啓很多機會。」當寫程式不再是ㄧ各專業技術而是ㄧ種未來的基礎語彙的時候, 我們的教育制度是否能跟得上改變呢? 而我們的產業是否也準備好做更多的整和釋放, 讓更多有能力創業的人夠出頭呢? 在過去以硬體為思維的經濟架構, 我們培養出能夠解決問題的工程師和不斷更新產能的效率, 科技產業可以依摩爾定律 (Moores Law) 作更新版本依據, 每12~18個月有淘汰掉前ㄧ代的產品, 當科技是倍增式的成長 (expotenial growt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社會, education, information, Uncategorized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