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快樂

如果你到人聲鼎沸的信義商圈, 無論在任何時候, 你會看到在 Krispy Kreme 這間賣甜甜圈的店外面總是大排長龍, 有時排隊人潮延伸了好幾百公尺, 從早到晚。這些排隊購買甜甜圈的人, 平均要花三個小時才能買到甜甜圈。你會問: 那不就是甜甜圈嗎? 有好吃到為了要買ㄧ個甜甜圈排隊三個小時嗎? 其實, 他們排隊買的不是甜甜圈, 他們買的是ㄧ種快樂價值交換。他們認為買到Krispy Kreme的甜甜圈對他們苦悶的生活中是ㄧ種快樂的取得。而取得快樂的代價是排隊三個小時, 這樣的交換對某些人來說是值得的, 有意義的。 甜甜圈是ㄧ樣的但是背後的附加價值和情感連結是不ㄧ樣的。有些人會批評三個小時排隊買ㄧ個甜甜圈是浪費時間, 這些人把時間的產值和勞動產出 (labor output)做連結,但是他們忽略掉所謂價值的交換在於買方和賣方共同認定的契約。也就是說那些排隊三個小時買甜甜圈的人認為做這件事極度有意義, 甚至為他們帶來快樂。你能說他們有錯嗎? 答案是沒有, 只是價值觀不同。那麼快樂買得到嗎? 人是本質主義 (essentialist)者 保羅. 布魯 (Paul Bloom) 在 2011年的TED演講裡提到快樂的來源。他在演講裡舉了幾個例子說明為什麼來源如此重要? 為何我們對於所知的事物 來自何處的反應如此大? 他說: 人類,其實就某些層面而言,我們是天生的本質主義者 (eseenitalist)。我們對於物件的反應不只是我們看見他們 感受到他們,或聽見他們。 相反地,我們的反應來自我們對該物件的認知 ,他們的來源 … Continue reading

Link | Posted on by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